另一方面,不同地区、不同业态之间,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还非常明显,比如住宅消费并不是整体过剩,而是有些过剩,有些还没被满足,这就是为什么要“限”的原因。关于租购并举,购的部分已表达很充分,但租的部分才刚刚开始,人民美好生活还需要更多的内容供应和空间服务。比如很多房子越做越漂亮,环境也越来越美,但是从空间、内容到服务,还远远跟不上。所以,以都市圈化为主要特征的城市化还在进行,行业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还很明显,我们的机会、潜力仍然是存在的。正因为行业发生这么大变化,万科更需要“收敛聚焦,巩固提升基本盘”。

在过去一个月内,带领远洋冲进千亿的58岁“功臣”谌祖元由执行总裁调整为高级副总裁;此前负责产品营造事业部的47岁“重臣”崔洪杰出任执行总裁;任职远洋23年的“老臣”远洋集团经营发展中心副总经理段涛自曝离职等,高层人事调整动作频频。